远超职业艺术家,书画拍卖

发布时间:2019-10-10  栏目:拍卖  评论:0 Comments

  最近,余秋雨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余秋雨翰墨展”,成为又一个跨界艺术的名人。在此之前,马云(微博)、冯小刚、王中军、贾平凹、莫言等都涉足艺术。而更受关注的是,他们作品的价格远超职业艺术家。马云和曾梵志合作的《桃花源》曾在香港以4420万成交,王中军每年卖画的收入也超千万,“因为我有资源,有这个社会圈子。”

图片 1

图片 2  马云在曾梵志指导下创作油画《桃花源》

  “泡沫吹得有多大,摔下来就有多疼”。这不,文学家莫言的书法便提供了最鲜活的例证。5000元,这是它在国内拍场最新的成交价;而仅仅在一年前,他的一件书法作品还拍出了近百万元。如此“过山车”行情,只怕谁痛谁知道了。这些年,影视、商业圈名人纷纷跑到拍卖场“晒”各自的书画作品,马云、王中军的画作,赵本山的书法,无不创出令人咋舌的天价。在泡沫未被刺破前,买家和卖家皆大欢喜。然而,依仗名人效应炒作起来的美丽神话,又能维持多久?

  名人爱跨界

  泡沫刺破,莫言书法狂跌

  余秋雨,在大多数人印象中是一个文化学者,其作品《文化苦旅》、《中国文脉》、《千年一叹》等影响了一代人。今年5月底的一天,“余秋雨翰墨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展出了余秋雨二十几年来受邀为全国各地重修古迹立碑时题写志纪。

  京城某杂志社编辑韩旭东是莫言的铁杆粉丝,不仅读遍了他的全部出版物,还主动跑到拍卖场买回一件莫言书法作品。如今,那件花了十万元买回的书法让他叫苦不迭。未出三年,这件艺术品已折价过半,“虽说我是出于对偶像的崇拜,但拿出的也是一年血汗钱呐!”

图片 32017年5月25日下午,大型书法展览“余秋雨翰墨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正式拉开帷幕

  他如今回想起来,当年咬牙“吐血”,完全是为拍场屡屡坐地起价的诱惑所蛊惑。自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文学家莫言一夜之间就多出一重“书法家”身
份,其书法作品瞬间成为各大拍场的抢手货:获奖当年他的一副14字对联,在京城拍场卖出约25万元,绝对是“一字万金”。去年其一件“莫言录毛泽东《沁园
春·雪》”书法,更是拍出近百万元。如此天价,令不少书法大家自愧弗如。

  “碑文本身是这次翰墨展的一个起点,我把文学感悟和历史感悟加在一起,变成了一个碑文。这些碑文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是我的一个作品。”余秋雨在接受采访时说。

  然而,伴随诺奖效应消退,莫言书法如今全然没了往日辉煌。不久前亮相北京传观秋拍的一件莫言书法作品,仅以起拍价5000元成交;而在其他拍场的遭遇更惨淡,因无人应拍而流拍的场景一再上演。

图片 4  余秋雨 采石矶碑(局部)

图片 5王中军的油画《我不是潘金莲之一》

  展览现场,孙家正、冯骥才、姜昆、濮存昕、白岩松、李亚鹏等文化名流悉数到场祝贺,引发了极大关注。余秋雨也从作家跨界成为“书法家”,“估计他的书法将成为下一个收藏热点。”

  上月中旬,国内影视大咖、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的油画《我不是潘金莲之一》在京城拍场以120万元起拍,最终成交价达345万元。而就在去年,阿里巴巴集
团董事局主席马云的一幅油画《桃花源》,在香港苏富比秋拍历经40多轮加价,以3300万元成交。画面里,是一个与真实并无二致的微缩版地球。时间再往前
溯,演员赵本山一幅四字书法“龙腾凤舞”也曾拍出近百万元。

  而就在2016年11月,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的油画作品《我不是潘金莲之一》亮相拍场,以345万元成交;11月30日,作家莫言书法作品在北京某拍场拍卖;12月,演员宋小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久前,我写的一幅字拍卖了8万元。”

  莫言书法行情的急转直下,让这一切变得更像海市蜃楼。“跨界名人的字画到底值不值那个价,已再明显不过了。”艺术市场分析人士马维认为,莫言书法是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其他类似名人书画也将迎来拐点。

  其实,近几年来跨界艺术的名人屡见不鲜,主要以演艺圈和作家圈为主。其中,演艺圈有赵忠祥、倪萍、朱军、赵本山、姜昆、张铁林、王刚、唐国强、王中军、冯小刚等;作家圈则囊括了贾平凹、莫言、陈忠实、余秋雨、张贤亮等。

  “假”平凹也受买家追捧

  在众多艺术门类中,名人最喜欢的还是书画和油画,毕竟这是目前大众最为熟悉的艺术形式。其中,因为文学与文字有天然的联系,所以贾平凹、莫言、余秋雨、陈忠实等作家都写书法。与此同时,倪萍、赵忠祥、朱军、张铁林、赵本山、王刚等人也不时举办书画展。

  与普通的艺术品拍卖不同,这些跨界明星的笔墨在拍场表现堪称“诡异”。

  王中军、冯小刚等更倾向油画,他们俩都有美术功底。1981年,当时21岁的王中军考上了业余美术夜校,师从知名艺术家钱绍武和杨飞云;冯小刚的职业生涯则是从美工开始的。

  要么起步就天价。知名导演冯小刚与某艺术家合作的油画《一念》拍出1700万元,这一数字是绝大多数职业艺术家终其一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度。有艺术圈中人认为此风不可长,“名人效应光环助长其艺术作品价格虚高,这让那些苦苦求索的职业艺术家的价值追求,变得一文不值。”

  同时,王中军和冯小刚近些年在艺术收藏方面也下了很大功夫。王中军从事艺术品收藏20多年,主要以中国当代艺术和西方油画为主。2014年的纽约苏富比(微博)拍卖会上,他以6176万美元(3.77亿人民币)拍得梵·高油画《雏菊与罂粟花》;冯小刚非常钟爱当代写实油画,收藏有杨飞云、李贵君、艾轩等油画名家作品。他最大手笔是以2072万买入艾轩的《圣山》,这也创下了该画家的最高拍卖纪录。

  要么火箭式蹿升。以赵本山为例,2011年他的“龙腾凤舞”拍出近百万元,而在此之前,同样出自其笔下的“天道酬勤”只拍出3万元。短短5年,涨幅约30
倍。莫言获奖前,其作品拍卖成交价高者也不足万元。一朝得奖,扶摇直上高达百万元,涨幅达百倍。艺术评论家郭晓川认为,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名气可以换钱不
假,但动辄就卖出百万元及至千万元,充盈功利之心的市场只会走向畸形,渐至形成泡沫横行的“第二”拍卖场。外界有传,因贾平凹书法供不应求,西北地区长年
盘踞着一批作伪高手,连“假”平凹也受到买家追捧。

  对于这些名人跨界艺术,业内普遍还是持欢迎态度,“确实提高了大众对于艺术的了解和认知”,但另一方面,“名人效应光环助长其作品价格虚高,误导大众对艺术的价值判断。”

  名人书画卖出高价的背后,绝大多数都有炒作因素。就连王中军本人也承认,很多画家画一辈子也不可能卖出他这样的价钱,原因是他拥有圈子和资源。而买下马云
画作《桃花源》的,也正是其好友。这位频频在名人书画拍场出手的隐形富豪给出的理由是:“既然没空出力,只好出点钱了。”撇开那些“出力”的买家,大量参
与者还是投机客,他们眼见来钱快就疯狂涌入。“真心喜欢莫言书法的人自然高兴迎来抄底良机,只是苦了当年那些高位参与的投机客。”如今被深度套牢的韩旭东
认为自己也是其中一分子。

  价格远超职业艺术家

  “随着获奖热度彻底散去,莫言书法终于回归正常范畴。”马维透露,雅昌艺术网有个统计,莫言获奖前,其作品上拍者寥寥数件,得奖后的4年里,出现在各大拍场的莫言书法已逾两百件,单单本月上拍作品就达十件之多,“如此泡沫,不破才怪。”

  对于他们作品在艺术上的造诣,我们这里暂且不谈,主要来谈谈他们的作品市场。

  艺术品价值不是“看脸”

  北京时间“财镜”查询得知,目前跨界名人单幅作品的最高纪录主要集中在油画板块。2015年,马云和当代艺术家曾梵志合作的油画《桃花源》以4220万港币成交,这是目前跨界艺术家的最高纪录;其次是2012年冯小刚和曾梵志合作的《一念》,当时以1700万的价格成交;第三位是王中军创作于2012年的油画作品《我不是潘金莲之一》,该幅作品在2016年北京东正秋拍中以345万的价格成交。

  在马维看来,如今拍卖场常常有意混淆两个概念。“‘书画名人’和‘名人书画’固然都可以上拍,但二者有本质区别。”他认为,就像不能让“书法名人”米芾、
启功和莫言去比写作,莫言、赵本山的书法写得再好,也只能归为“名人书法”,无从与真正的书法名家做艺术价值的对比。陕西省书协副主席麻天阔也认为,明星
写书法无可非议,但一旦进入艺拍市场,就要慎重待之,毕竟大部分明星没有系统研习过书法,很难称得上书法艺术。

图片 6  冯小刚合作油画拍1700万

  既然名人字画的艺术价值往往不高,为何在拍场又屡屡创出天价?很重要一点是,画凭人贵,再直白些,就是看脸出价。明星大腕儿的字画,卖的从来不是字画本身,而是落款处的签名,以及随之而来的舆论关注度。

  虽然,油画单幅作品价格更高,但毕竟数量有限。若论成交量和成交额的话,书画板块才是最大的。

  与“吃瓜群众”对明星跨界艺术圈博名利大加鞭挞不同,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觉得,没必要太操心,因为它们原本走的就是两条平行线,“相信很
少有人会把马云看作艺术家,旁观者无需从艺术专业层面挑刺儿。”早些年他主持过多场慈善拍卖会,也亲历了不少狂热场面,“无论是创作者还是买家,几乎不大
可能从既往拍卖成交数据找依据,竞买者的实力和想表达的爱心,才是成交价高低的决定因素。”不过,他也承认,不明就里的大众藏家若要投资这类名人字画以谋
求增值,必须慎之又慎。

  据了解,贾平凹的书法作品早在90年代初便已经进入市场,从1990年的五百元一幅/四尺(138cmx69cm)作品到2005年的一万元两幅/四尺,到2008年升至两万元一幅/四尺。“现在,贾平凹的市场分两部分:从他家里拿作品是十万一幅/四尺;外面是五六万左右;如果写牌匾,单个字四万。”资深艺术经纪人范先生对北京时间“财镜”说,这也与前段时间爆出的贾平凹“润格价”一致。

  “不排除有圈外人士具备一定修为,但从技法上来讲,很多名人书画连艺术品都称不上。”在一位艺术市场资深人士看来,由于内地艺拍机制尚不健全,不同于那些
历经拍场锤炼的艺术名家的“硬通货”,这些逞一时行情的作品在过了某个节点后就很难变现,并不适合投资,“莫言书法拍场遇冷,希望能给指望通过买卖名人书
画获利的人敲响警钟。”

  另外,书画市场还是有地域性的,“贾平凹的书法主要是陕西西安、河南郑州及周边地区,出了这些地方可能收藏的人群就很少。”就算诺贝尔奖得主莫言也是如此,“他的书法市场主要是在他的老家高密周边,包括东边的青岛和西边的潍坊等地,目前对外公开的价格是1万/平尺。”山东藏家孙先生说。

  陈涛

  目前,不管是马云、冯小刚、王中军,还是贾平凹、莫言,他们作品的价格都远超大部分职业艺术家。

  来源:北京日报

  据悉,王中军的每幅作品都标价四十万,谁来买也不打折。两年前,王中军卖画的年收入已达千万元,“可能很多画家画了一辈子也没有我卖画多”。

  贾平凹从不讳言书画的收入丰厚,“我现在写书法、画画比写长篇收入多得多。我养家的方式不是写书,而是靠卖字画。”,“一般作家很清苦,一本书写上几年,啥也不干,值不上几个钱。像我写长篇,稿费算是高的,就是啥也不干,三年写一部长篇,挣几十万块钱。这算好的,大部分作家是写了还赔钱。”

  礼品市场和朋友圈

  对于这些比职业艺术家作品价格还高的名人作品,到底谁在“消费”它们呢?“职业艺术家虽然专业好,但很多名气不够大,领导未必认识。在礼品市场,名气就是一切。”孙先生对北京时间“财镜”说。

  2017年5月27日,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因犯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罪,被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在武长顺高达4.26多亿元的贪污、受贿总案值中,赃物大部分是明清和近现代名人字画,除天津本地多位书画名家作品,更有张大千的书法、吴冠中的画作。

  其实不仅武长顺,从赖昌星、文强、马继国,到李大伦、许迈永、刘志祥、冯林华……几年来陆续落马的政府官员赃物清单中,都不缺乏价值不菲的名人字画、古董文物。

  随着反腐深入后,收礼和送礼的人变少,整个市场开始冷却,市场价格出现剧烈震动,这进一步打击了收礼者的积极性,名人作品利益链条被打破,传统意义中的“礼品”市场已经开始缩水。“2013年起,北京、陕西、云南、山东等地的书画市场,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据我了解,目前市场成交量是约为高峰时期的1/3至1/5。从拍卖市场上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趋势,当代书画在礼品市场中占据的份额很大,现在价格只有高峰的三成左右,而且成交量还在持续萎缩。”范生(化名)说。

  跨界名人作品当然也受到剧烈冲击。莫言在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他的书法价格也迅速飙升,从之前的一两千块钱/平尺攀升到1万/平尺,顶峰时期能卖到2万/平尺。现在对外公开价格还是1万/平尺,但基本上处于有价无市的情况。偶尔能成交,价格也降到了两三千/平尺。莫言的书法基本上就是送礼的,并未进入主流收藏圈,在画廊、藏家之间形成良性流动。”

  其次,名人“朋友圈”也是这些作品的重要“消费者”。马云4220万港币的《桃花源》,是由其好朋友、环球国际(香港)控股集团董事长钱峰雷购得,“既然没空出力,只好出点钱了。”据了解,所得全部款项捐赠给马云创办的桃花源基金会;冯小刚1700万的《一念》则是由时尚传媒集团总裁刘江购得,所得善款捐给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图片 7  马云和钱峰雷

  相比马云和冯小刚,王中军卖画更多。他的画作已经有不少收藏者,包括马云、史玉柱、于明芳、曹国伟(微博)等知名企业家,也有张国立、宋丹丹、汪峰等娱乐圈人士。“因为我有资源,有这个社会圈子。”王中军直白地说。

  来源:北京时间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