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意味艺术市场回暖,北京首轮春拍结束成交额下降

发布时间:2019-10-09  栏目:书法  评论:0 Comments

北京今年第一轮春拍已在上周结束,以中国嘉德领衔的拍卖公司纷纷收槌,也让此前在业内并不乐观的预期明朗化。虽然中国嘉德大观夜场中诞下了潘天寿《鹰石山花图》和李可染《井冈山》两件过亿拍品,但从成交总额及普通拍品的需求来看,春拍仍处于调整阶段。艺术品市场研究专家邵建武告诉记者,从目前各公司的春拍结果来看,今年艺术品市场不会有特别好的行情,一方面是股市太火爆给人信心太强,另一方面是艺术品市场固有的问题难以解决,拍卖现场虽有亿元拍品的亮点,但属于“有太阳,没有星星”的局面。

图片 1鹰石山花图(国画)
潘天寿图片 2
井冈山(国画) 李可染

图片 3

图片 4

行情分析

高价成交的一定是名家精品,但并不是所有的名家精品都会高价成交。对于一幅名家精品来说,它突破了以往上拍的价位,这个高价是相对于艺术家自身的作品而言的,因此必须是画家的精品才能获得高价,尤其是在市场调整的状态下,资金更愿意“扎堆”在精品上。其次,并非所有精品都能获得高价,这反映了市场的不确定性和偶然性,因为藏家对每一件作品的认知和理解都是不一样的。

在本月中旬结束的中国嘉德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无疑给国内艺术市场带来振奋的消息。作为内地第一轮春拍,中国嘉德经过5天的竞争,最终成交额达到18.73亿元。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其“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拍出的两件亿元拍品。

图片 5

成交额下降,普通拍品需求减弱

2015年艺术市场第一轮春拍刚刚结束,第二轮春拍又将从本周陆续登场。作为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重要风向标,嘉德在首轮春拍中的表现可谓万众瞩目。“大观”书画夜场118件拍品成交额共9.54亿元,超过千万元成交的拍品15件,其中,近现代书画部分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成交价2.79亿元、李可染的《井冈山》成交价也过亿元,似乎给从2011年就进入调整行情的艺术品拍卖市场释放了一些不寻常的积极讯息。

加上此前香港春拍出现的两件亿元拍品,今年春拍还没结束,已经出现四件亿元拍品。这让部分业内人士联想到2011年市场的火热,但亿元拍品的出现是否证实了艺术市场在回暖,抑或只是个案?

图片 6

今年春拍北京艺术品市场依然处于回调阶段,尤其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的火爆股市更是给大家太强的信心以至影响了进入艺术品市场的资本。为此与去年同期相比,各大拍卖公司显示出的总成交额大都处于下滑趋势。即使是中国嘉德在大观夜场中总成交额为9.54亿元,并诞下两件过亿拍品,但总成交额对比去年春拍还是有所下滑。

是否就能依此判定,今年的艺术品市场走出了调整期而反转回暖?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大多数业内人士对此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嘉德春拍书画市场的回暖表现只是个例,要确定是否走出调整期,尚待观察北京保利、匡时、翰海等拍卖行后续第二轮春拍情况。

亿元拍品频涌现,市场在回暖?

  1992年10月,92北京国际艺术品拍卖会在二十一世纪饭店剧场举槌,自此正式打开了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大门。20年间,赶英超美,拍卖界的中国速度足以令世界侧目。如今历经回调之后的内地秋拍号角已经吹响。究竟秋拍市场行情如何?上个月香港苏富比的亿元大潮能否拉动内地文物艺术品行情步入新一轮的价格上涨启动?新的亿元时代是否会到来?新京报记者采访业内专家,解读今秋拍卖格局。
  【中国书画】
  从2009年秋拍以来,中国书画便在极度亢奋中行进在亿元时代。然而历经去年市场回调,中国书画板块在今年已经显示出其迅猛增长之后的后遗症――市场中对于高价位的热烈追求冷静了下来,以至于今年春拍中书画板块亿元拍品的缺失。这样的行情或许也将延续至今年秋拍。
  小而精将成秋拍特色
  中国嘉德“大观”夜场自2011年春拍推出以来,至今举办了五场拍卖,成为中国书画拍卖行情的风向标。
  “大观”是一个囊括了古代及现代书画的夜场,此前创造过众多明星拍品的价格新高。如2011春拍夜场中,齐白石最大尺幅作品《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以8800万起拍后,经过逾半小时、近50次激烈竞价,最终由一位场内藏家以4亿元人民币将其收入囊中,创造了中国近现代书画的新纪录。
  不过自今年春拍以来,“大观”夜场为顺应市场变化进行调整,亿元拍品消失。该场估价最贵的是张大千的《峨眉接引殿》,估价为2800万-3800万,最终以3220万元成交。倒是另一幅张大千的《红拂女》拍出了7130万元高价,成为嘉德2013春拍中最贵的近现代书画作品,超出此前估价近7倍。
  本轮秋拍,中国嘉德继续主打名家精品牌。潘天寿的指墨巨制《西子湖中所见》、黄胄为日本唐人馆创作的巨幅《飞雪迎春》,1974年全国美展中的重要展品《幸福渠》等30余件名家精作即将亮相“大观”夜场近现代部分。而古代书画部分将有董邦达《葛洪山八景》等9件作品。但估价最贵的黄宾虹的《山水四条屏》并没有出现在夜场,该件拍品估价为2800万-3800万元。
  郭彤表示,经过2011年高峰期后,市场在不断梳理、反思。其中书画是很成熟的板块,最能反映市场动态,大家对高价位的热烈追求在沉淀,在反思,“书画市场没有退潮,但没有高歌猛进。我们这次推出的拍品没有明星拍品,东西很整齐。”
  此前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书画板块的特色正是小而精。北京华辰董事长甘学军解读,这显示出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处于转暖中,新一轮价格增长将启动。
  为此北京华辰秋拍对市场进行更加细化的区分,类似书画板块就将分成中国书画专场、山高水长――启功、赵朴初、沙孟海书画专场、心画――中国书法专场等7个专题。
  黄胄冲击亿元俱乐部
  目前从各家拍卖公司公布的中国书画拍品来看,今年秋拍依然没有估价过亿的书画拍品。但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北京保利将与黄胄美术基金会合作,在秋拍中特设“黄胄美术基金会推荐专场”,该专场由黄胄罕见巨幅精品《欢腾的草原》领衔,将有望冲刺亿元大关。
  《欢腾的草原》绘制于1981年,画幅尺寸为46平尺,表现新疆柯尔克孜族人民正在进行传统体育项目“马上角力”,画面描绘了七位女性、九条牧羊犬、七十多匹骏马。当时以《欢腾的草原》为题材仅创作了两件,一件现珍藏于北京钓鱼台国宾馆,此件作为国礼由当时的国家领导人赠予美国实业家哈默博士。
  中国国家画院原副院长赵榆告诉记者,虽然精品数量在减少,但每件作品的价位并不会减少。其中近现代板块中一旦出现大家的精品代表作,自然会受到市场追捧。如山水画方面的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陆俨少;画人物画的蒋兆和及其弟子黄胄;花鸟画是于非;综合性大家则有齐白石、张大千、林风眠、潘天寿。在这十余位近现代大家的阵容中,只有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徐悲鸿、傅抱石价位过亿。
  事实上,此次秋拍各大拍品公司都征集了黄胄的精品,集体冲刺亿元大关。除《欢腾的草原》外,嘉德将推出黄胄为日本唐人馆创作的巨幅《飞雪迎春》,北京匡时持有黄胄创作于1962年的《巡逻图》,该件作品有五十六平尺之巨,是市场可见最大的黄胄作品。
  北京保利执行董事赵旭对黄胄《欢腾的草原》的市场行情颇具信心,他告诉记者,这幅作品来之不易,此次能重回国内市场,肯定能刷新黄胄作品的世界最贵纪录。在此之前,黄胄最贵的拍品是2011年中国嘉德春拍推出的《驯马图》,当时估价为500万-800万元,最终以6037万元成交。
  声 音 
  书画市场没有退潮,但也没有高歌猛进。大家对高价位的热烈追求在沉淀,在反思。中国书画板块从2012年来基本处在踏步走的状态。但慢慢地,人心稳定了,对于收藏价值追求也越来越深入。买东西的人是心安的,但出手是谨慎的。口述:郭彤(中国嘉德书画部总经理)
  新一轮价格增长将启动,但并非针对高端市场,其价格成长更加平均化,中低端市场行情将在秋拍中被拉动。 口述:甘学军(北京华辰董事长)

中国嘉德董事总裁兼CEO胡妍妍指出,此次春拍整体成交率略有下降,反映出市场调整期大资金锁定精品的同时,对普通拍品的需求减弱。还有就是新买家的进入,使得购买方向也呈现出变化。因此,总的市场趋势依然非常难以预料,“嘉德春拍的表现,并不代表市场走出困境,我们依然要等待大经济的繁荣发展,为艺术品市场注入活力。”

市场低迷却不乏亮点

早在今年4月初的香港苏富比春拍上,就贡献了两件亿元拍品。分别是刘益谦以1.139亿港元夺得的“日本珍藏南宋官窑青釉八方瓶”及以1.049亿港元成交的白玉“雍正御笔之宝”。在内地春拍中,率先开槌的中国嘉德也出现了两件亿元拍品,即以2.79亿人民币成交的潘天寿作品《鹰石山花图》和以1.26亿元成交的李可染作品《井冈山》。

对此,艺术品市场研究专家邵建武也向记者指出,从目前的春拍情况来看,不会有特别好的行情,这还是信心使然。一方面是股市太火爆给人信心太强,另一方面是艺术品市场固有的问题难以在短期内解决,包括赝品、付款难、假成交等问题,为此稍有风吹草动买家对艺术品市场的信心便有所动摇。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研究员马健认为,即使市场低迷,高价成交依然是大概率事件。所以,对艺术品市场行情的判断,不能只盯着价格标杆,更重要的是看成交率、成交价和结算率指标。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表示,嘉德此次两件拍品过亿完全是作品本身的价值所在。“这样的作品什么时候拍、交给谁拍都会过亿,当然,李可染的作品近两年价格有所下调,这次可以算是‘重回亿元’。相比之下,潘天寿的作品虽从未过亿,但是其作品本身价值就很高,而且这张作品自成画以来便为世人所瞩目,一旦在市场上出现就显示了其应有的价值。”

在一年都未必能出一件亿元拍品的背景下,今年春拍能连出四件亿元拍品,实属难得。要知道,被认为是艺术市场最火爆的2011年,亿元拍品共计有七件。但那是全年统计的情况,而今年仅仅是春拍还没结束,就已经涌现四件,难怪部分藏家感叹,中国书画市场终于摆脱3月份的低迷。

寻找艺术家顶级代表作振奋市场

这次创下潘天寿作品拍卖纪录的《鹰石山花图》,又有着怎样的学术价值?潘天寿纪念馆馆长陈永怡介绍,此幅作品正是潘天寿艺术创作全盛期的代表作之一。画中山石和植物的画法可与同一时期《记写雁荡山花》等作品比较,是他的典型风格和典型画法;鹰的画法也很少见,与其他作品中的鹰不同,缩头藏脚,毛羽耸立,处于警觉状态。

就全场成交额来说,中国嘉德的成绩也可谓出色,118件古代和近现代书画作品总成交额达到9.54亿元。这个成绩与市场调整前的2011年专场成绩相比,也不遑多让。其中的“远师古代·1949之前的张大千”专场,15件拍品总成交额9137万元,《羲之换鹅图》更是以1955万元成交。而古代书画部分,金农隶书《华山庙碑》以4025万元创金农书法拍卖价格纪录,杨慎行书《禹碑考证》以2012.5万元成交。从这看来,藏家们对艺术市场的热情和信心似乎并未受此前中国艺术市场调整太大的影响。

京城第一轮春拍中最振奋市场的消息便是中国嘉德大观夜场拍出两件过亿拍品,分别是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拍出了2.79亿元、李可染《井冈山》拍出1.265亿元。这源于艺术家代表精品的吸引力并不受市场好坏的影响。邵建武便告诉记者,这两件亿元作品的成交表明了好东西有好价值,它们理应是这个价位,这也是市场理性与否、成熟与否的关键,从拍卖现场来看买家对这两件亿元拍品的追逐还是比较理性的。

“从《潘天寿全集》的作品征集情况看,博物馆级的作品一般都收藏在公立博物馆或美术馆,很少在市场上流通。存世作品少、巨作流通少,造成近年来潘天寿作品的拍卖价格一直未见大的突破。”陈永怡表示,无论从艺术成就、历史地位还是市场角度来说,《鹰石山花图》拍到如此价格,并非意外。

但这些能否证实艺术市场在回暖呢?

事实上,近几年由于拍卖市场处于回调阶段,寻找艺术家顶级代表作便成为大型拍卖公司引导市场、创出业绩、增强信心的途径。2013年北京保利秋拍中推出的黄胄《欢腾的草原》以1.288亿元成交,让黄胄也晋级中国书画亿元俱乐部,并让黄胄作品上涨。2014年中国嘉德春拍中,黄宾虹《南高峰小景》以6267.5万元成交,创黄宾虹画作拍卖价格新纪录;黄宾虹《大盂鼎铭文手卷》以1725万元成交,创下黄宾虹书法类作品的最高纪录。而今年春拍中,潘天寿作品首次过亿等都给市场带来了振奋。不过这两年的亿元或者天价拍品,对市场行情的整体走势和整个大盘的示范效应的影响也在相应下降。

而另一件拍品李可染的《井冈山》,据艺术市场评论家齐建秋介绍,也是一件流传有序的作品。“与作者同类题材的作品相比,该幅作品在构图布局和尺幅上都占优。《井冈山》不但是作者一生中绘制不多的大幅作品之一,其画面的厚重感和体积感、景物的层次性和空间节奏都得到了加强。”

业内反应冷静:天价拍品不具备指标性意义,优质资源任何时候都会拍出高价

特色拍品受追捧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近两年来,中国近现代书画精品市场“一直都不平淡”,尤其是保利、嘉德的大拍夜场。比如2013年北京保利推出的黄胄《欢腾的草原》,带动了黄胄作品的市场上涨;2014年嘉德在春拍中推出的黄宾虹的《南高峰小景》,引发了黄宾虹热;今年又相继引入潘天寿、关良等艺术家的经典作品进行拍卖。由此可见,寻找艺术家的代表作也成为近年来大型拍卖行引导市场、创造业绩的途径。

相对于2011年的热闹,业内对中国嘉德拍出的这两件亿元作品反应相对比较冷静,他们更倾向于认为,天价拍品不具备指标性意义。

在回调阶段,中低档拍品所占比重更大。其中,北京华辰便在此次春拍中缩减规模,拍品构成以中低档为主,专场数量也从去年春拍的12个专场缩减至本次的5个专场。不过尽管缩减,一些特殊专场依然被推出并在拍场受到追捧。

名家精品并非都能高价成交

比如在春拍结束后,中国嘉德董事总裁兼CEO胡妍妍就表示:“2015年春拍圆满落幕,两件亿元作品的成交再次印证艺术市场珍稀优质资源恒久高价的定律。中国书画依旧是市场中的超级主力,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20世纪及当代艺术亮点频出,呈现上升趋势。但是也可以看到,整体成交率略有下降,反映出市场调整期大资金锁定精品的同时,对普通拍品的需求减弱。还有就是新买家的进入,使得购买方向也呈现出变化。因此,总的市场趋势依然非常难以预料,嘉德春拍的优异表现,并不代表市场走出困境,我们依然要等待大经济的繁荣发展,为艺术市场注入活力。”

其中,中国嘉德春拍推出的“圣域庄严——金铜佛造像精品”专场139件拍品成交率92%,总成交额4189万元。而北京诚轩的优势特色项目则是钱币邮品,该板块共有2800余件拍品,分为三个专场。而北京华辰的影像专场在缩减规模大趋势下依然被推出。

是不是名家的精品就一定能高价成交呢?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主任陶宇认为,高价成交的一定是名家精品,但并不是所有的名家精品都会高价成交。“嘉德‘大观之夜’专场中钱俶《草书手简》并未如愿高价成交,恰好反映了市场的不确定性。”陶宇指出,“高价”并不是市场中所有书画拍品的“共同高价”,而是一个“相对高价”。对于一幅名家精品来说,它突破了以往上拍的价位,这个高价是相对于艺术家自身的作品而言的,因此必须是画家的精品才能获得高价,尤其是在市场调整的状态下,资金更愿意“扎堆”在精品上。其次,并非所有精品都能获得高价,这反映了市场的不确定性和偶然性,因为藏家对每一件作品的认知和理解都是不一样的。

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同样认为,这两件珍稀拍品的高价易主并不能看出市场的走势,“不再像几年前的火爆行情,一两件天价作品能够带动买家情绪,现在的市场已经非常理性了,不会出现一窝蜂上涨的情况了”。

马健也表示,底价设得过高,社会的宏观背景以及作品是否流传有序等因素都会影响拍品的成交。但他指出,正是由于市场会犯错,才给有眼力和魄力的藏家提供了“捡漏”的机会,这也是市场的辩证法。

信息时报记者曾经就2015年艺术市场预测问题采访过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何文发,他表示2015年的艺术市场以调整为主,但是市场上的精品价格不会下跌,价格大幅下跌的只会是艺术价值一般的庸品。“如果作品有非常好的艺术价值,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它的价格都不会跌。区别可能就在于市场火热的时候,竞争会激烈一点。但是对于一般的作品,它的身价由于市场火热水涨船高,市场调整时,价格自然就会下跌。”

对于嘉德春拍获得如此业绩,陶宇总结为三点原因,一是与其长久以来所建立的牢固的客户关系密不可分,二是独到的眼光与大胆的经营策略,三是在业界形成的良好声誉与影响。所以经过多年的市场培育,“大观之夜专场”已在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上形成了强大的品牌效应,成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风向标。

拍卖市场仍在调整:拍卖会缩水,征集精品开发新专场

但有业内人士也关注到,嘉德的大观之夜共上拍118件精品佳作,成交率为64%,成交率偏低,嘉德拍卖总裁胡妍妍也表示:“此次春拍的整体成交率略有下降,反映出市场调整期大资金锁定精品的同时,普通拍品需求减弱。”

虽然春拍出现了四件亿元拍品,但是艺术市场的调整的仍然还在继续。

北京匡时2015年春拍上拍了18个专场、2000余件拍品,环比2014年秋拍的26个专场、3480件拍品有明显缩减,据朵云轩拍卖公司业务经理张春记介绍,去年朵云轩拍卖的总成交额相比前年和大前年的确有所下降,这说明拍卖品的征集确实很难,拍卖行正在采取降低成本的紧缩政策应对市场现状。

在拍卖市场上的调整目前看来也十分明显。首先是市场的降温,逼迫一些小的拍卖公司悄然退出春拍,或者将原本将举办拍卖会的频率降低,以降低压力。即便是大的拍卖公司,也不得不采取减少举办拍卖会的场次、缩小规模,以减少成本。比如中国嘉德就从一年43场专场缩减到39场,北京匡时也从18场缩减到14场。北京华辰的上拍数从1402件缩减至1010件,专场数量从去年春拍的12个调整至5个。即将在6月份举办春拍保利拍卖,也从去年秋拍9120件缩减了一千余件。

市场竞争有利于整合资源

另一种调整策略则是尽量吸引客户,如征集精品开发新专场。何文发曾说:“如今市场不好,征集作品对于拍卖公司而言是重中之重。以往藏家拿出的艺术品不错,可能拍卖公司也会送上拍。但是今年而言,拍卖公司会从藏家拿出的艺术品中精挑细选,要保证标的质量,才能吸引到客户。另外拍卖公司还会加大宣传的方式,除了以前常有的预展,现在还会巡回举办展览,就标的举办讲座,目的就是要告诉藏家这批艺术品的内涵和价值,吸引藏家。”

如果说大型拍卖公司凭借品牌、地位、美誉度、信任度,能得到海内外藏家的支持,那么一些没有自己特色的中小型拍卖行就难以为继了。比如朵云轩2014春拍,香港藏家朱昌言藏品两个专场近百件拍品全部成交,其中三幅吴湖帆精品更在10分钟内接连拍出过千万元高价,就说明其受到市场调整的影响并不明显。“相对来说,大公司的抗风险能力和自我调节能力要高于中小公司。今天的拍卖公司已越来越成为资本密集型企业,因此,资本不够雄厚的拍卖公司,从征集拍品到吸引买家的整个环节都面临很多问题和挑战,因为客户和公司是双向选择的。”马健说。

中国嘉德在春拍上推出了“济广致远—王济远艺术”专场,这是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推出的首个艺术家个人拍卖专场。经过激烈的争夺,该专场最终获得100%的成交,这也是嘉德油画拍卖有史以来第一个100%成交的专场。拍卖公司们尽量推出新的专场,以吸引客户。与之相对的,之前艺术市场上火热的艺术家们,尤其是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比例悄悄在减少。可以看到的是,在目前国内春拍图录上,曾经炙手可热的“四大天王”几乎未曾出现。

2015年的前5个月,一些中等级别的拍卖公司取消或推迟了春季拍卖,甚至宣布歇业;提出转让股权的拍卖行明显增多,其中包括具有一类文物拍卖资质的企业;近5个月来在北京新注册的拍卖公司数量比往年也明显下降。“这也许是拍卖行业近30年来最大的一次调整了。”季涛说,从另一层面来看,市场竞争的白热化也是拍卖企业增加市场占有率的时候,那些经营时间久、品牌坚实的大公司可以利用低谷期集中、整合市场资源,有利于将来进一步做大做强,拍卖行业的整体品牌也许将因此而得到优化。

但即便是拍卖公司在积极的调整,嘉德春拍的结束也释放出了一个不太乐观的信号,其春拍的总成交率只有64%。在亿元拍品、百分百成交专场等让人兴奋的表象背后,依然市场继续调整的可能。嘉德春拍书画市场的回暖表现是偶然的个案,还是走出调整期的上升,还需要接下来的北京保利、匡时、翰海等拍卖行第二轮春拍结果而定。

与此同时,在市场环境不好、征集困难的情况下,一些中小拍卖行在今春调整了自己的营销策略,如北京荣宝拍卖就对拍品结构进行了调整,将以100万元以内的中低价位拍品为主。北京荣宝总经理刘尚勇介绍,“这个价位的拍品相对来说泡沫较小,我们的策略是回避前期热炒的、泡沫较大的板块,重点放在适销对路,兼具学术价值及合理价格的作品上。”另外几家拍卖行也明确了自己的专业特点和定位,比如,北京诚轩的邮品钱币、北京华辰的影像作品、北京东正的瓷器、北京中汉的瓷器古籍,所以在他们所擅长的领域里,拍卖会依然是成交显著。

究竟市场何时才能真正回调,什么时候才能“探底”,业内众说纷纭。嘉德创始人陈东升近日就曾表示,延续至今的调整行情将在2015年达到谷底。但有人质疑,如果没有人带头高估价购买精品,市场或许会一直陷入一种“缺钱缺货”的死循环。嘉德春拍2件亿元拍品的成交无疑再次印证了市场最缺的不是钱,缺的是高回报的预期,是可供大笔资金选择的拍品。“因为中国艺术品市场上的投资味道比较浓,而对于追求投资回报的资金来说,是有回报预期和机会成本的,只有当艺术品市场的投资回报具有足够吸引力时,资金才会陆续进场。”马健说。

资金流向国际市场是趋势

当然,陈东升预测今年会是谷底的理由,还包括中国艺术市场与股票市场的此消彼长,“去年股票起来了,这半年股票涨了一倍,股票赚了钱,现在是买艺术品的时候了。”股市在今年由熊转牛对艺术品市场的影响自然不容小觑,但股市赚钱后是否会有大量资金进入艺术品市场尚不明确。季涛则认为,股票分流资金反而容易造成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两极分化。大型拍卖公司的品牌地位更加突出,美誉度、信任度凸显重要性,强者恒强,弱小拍卖企业则越来越难以生存;真、精、稀,流传有序,较少露面的拍卖品更加受到重视,“假似真”“真似假”、应酬画、大路货,慢慢不那么被关注,在同样尺寸和题材下,两者间的价差会越来越大。

相比国内艺术品市场的低迷,近年全球艺术市场笼罩在一片升温当中,随着伦敦和纽约拍卖会屡次拍出破纪录价格,以战后和当代艺术为主打的海外艺术品市场势头强劲,中国买家在欧美市场也是频频出手,表现抢眼。不仅是中国文物,毕加索、莫奈等名家名作也已成为中国买家的追逐目标。陶宇认为,中国的资金流向国际艺术品市场是未来的一大趋势,“我们正处在一个‘资本走出去’的时代,经过30多年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人手中积累了大量的资金,而国内的市场又处于投资过热、产能过剩的情况,迫使资金流向海外寻找出路。如日本也曾在20世纪80年代经济达到顶峰时收购了大量的西方名画。”

“少数不缺钱的企业家在专家指点下开始收藏西方顶级艺术品,方向无疑是正确的,即购买欧美主流市场所认同的艺术品。对于普通的中国艺术品爱好者,收藏外国艺术品的道路也许还很远。”季涛建议,收藏西方艺术首先要弄懂西方艺术史,了解画家在艺术史上的地位,投资还要考虑艺术家的市场是否已经普及和成熟。文化层面上,西方艺术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距较远,其鉴定体系与我们也不同,对此,陶宇表示,不能用国内市场上的方法应付国际艺术品市场,不能希望入手不出几年时间就能得到翻倍的收益。“一定要本着长期收藏的良好心态。在具体的操作上尽量选择那些具有国际声誉的大牌拍卖公司,避免投机心理,只要是艺术史上提到的大师和精品,就一定有它的价值所在。”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